新婚让新郎睡沙发(金贤重黄宝<我们结婚了>小新郎的脱线语录)

新婚让新郎睡沙发(金贤重黄宝<我们结婚了>小新郎的脱线语录)

金贤重黄宝<我们结婚了>小新郎的脱线语录


小新郎的脱线语录" />

第九期:年上年下的夫妇初次相见,都十分尴尬,贤重对皇夫人更是敬语连连,半小时都没一句话

--皇夫人(悲叹):哎,跟你结婚后要努力才行啊!多赚钱回来啊~~

--贤重(自豪):是!这个月有两个活动呢! (孩子,这是在做节目,表ET了好不好)

--皇夫人:女生让做的都会做吗?(试图了解贤重的个性)

--贤重:不像话的事情不做

--皇夫人:比如?

--贤重:把天上的星星摘给我之类的,真的特别讨厌。(贤.....有时候俗点也是浪漫啊)

第十期:贤重在新婚初夜执着的将抓蚊子作为人生头等大事,之后在个人采访中解释说:“我一只一只的抓蚊子的时候,就觉得是在保护妻子,真的,把吸妻子血的蚊子抓了10只以上的话,我就觉得是在守护一个家庭。但是妻子说别再抓蚊子了,那个时候有点遗憾。”

夫妇二人写下婚约誓言的时候,贤重写到“要变成像氧气一样的新郎围绕在夫人身边”

--皇夫人:你怎么想到的?

--贤重:总不能变成氮气吧!

次日,两人来到海边

--贤重:我和女生来海边这是第一次

--皇夫人(惊喜):真的吗?是我的荣幸呢!

--贤重:因为我很讨厌大海

--皇夫人:为什么?

--贤重:因为有鲨鱼(夫人无语了,原来所谓的第一次是因为不来海边啊)在海边玩,踩着软软的沙滩

--皇夫人:来海边很高兴吧?

--贤重:嗯,没有了脚气的感觉!

皇夫人和贤重的蜜月之旅中,贤重和皇夫人都没有钓到鱼。船长好心地送来了一盘生鱼片。--船长:没有抓到钱吧!

--贤重:谢谢,今天好像没什么鱼啊!船长走后,贤重安慰皇夫人:--贤重:不管怎么说,也是从一个大海里出来的生鱼片啊!贤重问皇夫人能不能用勺子撬开瓶装的可乐,夫人解释半天,连杠杆原理都用上了,贤重还是把瓶子递到了夫人面前

--贤重(一脸认真与崇拜):我觉得能撬开这个的人看起来特别的酷。

--黄夫人(一脸委屈):我梦想的新婚不是这样的

第十一期:生菜夫妇回到居住地,一处十分豪华的房子,两人来到游泳池大小的浴池旁边

--皇夫人:(指着大浴池)最近水费可不是开玩笑的

--贤重:洗一次就赶上一个通告的钱了夫妻二人蜜月归来,

在整理东西,皇夫人拿出一件洁白的围裙,贤重拿过围裙

--贤重:我一看到这种白色的东西,就有种签名的本能!(偶像的职业病)

第十二期:温居请了客人,黄甫问贤重知不知道自己请了哪些人正在整理酒柜的贤重来了句:不知道,可好像来的都是些厉害的酒鬼(因为酒柜是有很多酒)温居的客人们怂恿贤重给姐姐唱歌,贤重趁机说还没给夫人唱过求婚歌,于是要求成员们给他合音,成员们都不干,

--贤重:我给你们出场费。其他成员立马就出来了,一句话搞定

第十三期:黄甫穿着游泳衣出来了,因为知道贤重不喜欢太露,所以上面还是穿了件低胸的小衫,小心问新郎:露吗?好看吗?

--贤重(盯了半天):这好像是小朋友来的游乐场所,太过19禁了。

--黄夫人(狂晕):在游泳场当然穿泳衣啊

第十四期:主持人问贤重皇夫人和申爱哪个更漂亮

--贤重(沉思道):难说,风格差别太大,夫人是美丽的东南亚风格,申爱是欧洲风格(总结的很形象哇,夫人因为皮肤比较黑,老是被贤重笑是泰国或印度的人)

--主持人:你个人喜欢什么风格

--贤重:我喜欢亚洲人

黄夫人和贤重玩人工波浪累了往回走

--黄夫人(一脸疲惫的感叹到):年纪大了,好累!不累吗(问贤重)?

--小新娘(堂堂道):我还年轻呢,你去休息吧,脸色好像不太好(皇夫人崩溃)

坐下闲聊时,说第一次看到夫人还以为是印度人:不过名字不适合叫黄甫

--黄夫人:那叫什么?

--贤重:阿尔 马加哈德(JJ立即晕倒)

第十五期:夫人给贤重做了件衣服...还签了名...贤重要去泰国了...

夫人问他:这么忙的话。。还能想到我吗??

贤重:真的!不是说谎的!!一天至少三次以上...

夫人:真的???

贤重:嗯嗯...

夫人:什么时候会想起我最多??

贤重:马上就要到录影日期的时候...

生菜夫妇和蚂蚁夫妇在游泳场巧遇,比游戏赌午餐,吃饭时蚂蚁夫妇突然爆炸开始神奇的吵架,贤重一直捶打胸口试图让饭咽下去,蚂蚁夫妇提前离开

--贤重:食物剩下很多

--皇夫人:我现在吃不下,积食

--贤重:我也吃不下,但因为很贵,还是在吃

第十六期:黄甫和贤重要搬家了,黄夫人开着辆小货车去接贤重,在车上黄甫发现贤重长胡渣了

--黄夫人(惊讶,可能没想过青春偶像长胡子吧):你有胡子呢

--贤重:我今天没刮胡子,我最近都没睡好(撒娇),有三件苦恼的事

--黄夫人(关心):什么?说说看,我替你解决

--贤重(扳着指头一脸苦闷地说):第一,手机掉了,那个用了很久;第二,丢了刮胡刀;第三,护发素用完了,没擦护发素,头发很干

黄夫人笑翻了,为这了苦闷啊,这也算理由?输给他了

搬家时夫人:为了制造回忆,我今天没找人来帮忙搬屋。

贤重:不要紧,现在叫也来得及呀!(想偷懒啊)

(搬沙发中)贤重:哎…进不去,你确定我们需要沙发吗?

在夫人的指挥下,看似不可能的沙发也顺利搬进来了,贤重觉得夫人很帅感叹道--不愧是将军,不过部下只有一名(指自己)

搬完家,整理东西,夫人又拿出自己的大型海报要贴,但夫人嘴上却说:我本来不打算挂上的,但觉得这个很重要,这个可以让家里的恶灵消散。

--贤重(立马帮腔):因为这个是印度菩萨(又拿夫人的肤色开玩笑了,哈哈)

夫人按照约定给自己织好了围巾,可自己却没有学会夫人想听的钢琴曲,看到夫人的失望,说自己给夫人买了礼物,黄夫人立马一脸期待:真的?

--贤重:泰国特别便宜(夫人无语)

看到贤重真拿出礼物,兴奋地凑上去:这是买给我的啊?(化妆品)夫人正高兴地拆包装时

--贤重:嗯,这是消除皱纹的(黄夫人欲哭无泪)

夫人执着于钢琴没弹,贤重为了弥补给夫人唱歌贤重:(突然停下)…怎么忘记歌词了,等我上网查一下歌词…夫人的手机可以上网吗?(新郎继续唱歌)

贤重:(又突然停下) …要疯了!怎么屏幕总关掉呢…在屏幕关掉前赶快把副歌唱完吧!

夫人感冒,新郎买了药给夫人吃夫人:不是说我感冒的声音就好听吗?

贤重:我是说像女人了,没说好听。

第十七期:生菜夫妇二人再度搬家,在打扫卫生时,自动吸尘器自由转动,皇甫拿着拖把让贤重跟在后面

--贤重:还不如跟在它(自动吸尘器)后面呢,更省事

--皇夫人:伤自尊了,我居然都不如机器

--贤重:本来人就赢不了机器啊

--皇夫人:但是机器是人造出来的啊

--贤重:因为是人做不到的事情才造出机器来做的啊

--皇夫人:所以制造那种机器的是人啊

--贤重:原来人是猴子啊(那猴子应该比人聪明?!)

次日贤重要到日本出差,两人一起准备行李,夫人收拾完,贤重突然拉起箱子对夫人告别

--贤重:走了……!

--皇夫人(惊讶):你要去哪里?(是明天的飞机)

--贤重:提前去机场等着

第二十期:夫人和贤重在沙滩上等另外一对夫妇一起去度蜜假

--黄夫人(抱怨道):哎,会和哪对夫妇去呢(真实想法:怎么还有别的情侣,不来多好)

--贤重:还有别人的话会很不方便的……

--黄夫人:只有我的话会更好吗?(暗自开心,看来习惯和自己相处了)

--贤重:当然了,像夫人这样的人,还有两个的话你想想(言外之意,一个夫人都够不方便了,还来两个?!)夫人崩溃

第二十一期:生菜夫妇和ALEX夫妇一起度假,申爱和皇甫为了测试老公的爱意,故意装作来那个人吵架,贤重在吵架期间一致很闷!当申爱和皇甫结束测试,在贤重面前击掌庆祝时

--贤重:(转了两圈后,认真说道)该考虑下离婚了!

第二十二期:猜拳不想输时,贤重说: 即使地球变成三角形也要赢!(你的胜负欲也太......)

第二十三期:新郎和夫人拍百日婚纱照,两人中间隔着铁艺花窗

--黄夫人(摇着铁窗):新郎被关了!

--贤重(走过来,扒着窗子):不是的,是夫人被关了,在里面要好好吃饭哦,我会来看你的

拍跳跃BOBO姿势婚纱照时,孩子跳了很多次了,一会眼神没对上,一会嘴没翘起,一会眼没睁开,终于有张姿势、表情都很棒的照片了,两人都以为可以了

--助理(不死不活):还来最后一次

--贤重(确认):是,导演,您确定知道last是什么意思吧

--皇夫人感叹道:(拍婚纱照)像是变成了公主

--贤重(深思熟虑):女生拍婚纱照就应该成为公主

--皇夫人:平时也像公主一样对我不行吗?

--贤重(无辜):那我平时对你像侍女了?

第二十四期:

--皇夫人(真挚):如果有来世,我还要和贤重结婚

--贤重(淡然):真可惜

--皇夫人(懊恼):呃?为什么?我太随意了吗?

--贤重(坦然):我下辈子打算当狮子的

第二十六期:贤重和黄夫去抓泥鳅,第一次就抓到一条

--贤重(兴奋):今天怎么这么快就抓到了(两次海钓一条鱼都没钓到),我抓住了,真的(不敢相信)?

--黄夫人:不要太多野心,我们抓住了东西就很有意义了

--贤重(自弃):应该是偶然啦第二次没有抓到

--贤重(意志消沉):果然偶然不会发生第二次

后来接二连三捉到泥鳅贤重(觉悟): 我们夫妇是属于淡水型的

捞泥鳅大丰收,夫人正在捡网里自己捞出的泥鳅

--贤重:夫人啊,到此为止吧,不能把它们灭种了啊

第二十七期:离别旅行变成了生菜运动会黄夫人跳高总跳不过去,

问新郎:我的问题出在哪了?

贤重:想要赢丈夫就是问题!!

第二十九期他们一起去游乐场的时候。。。贤重因为和夫人比赛玩过山车时面无表情输掉了。。夫人要求贤重在人多的地方表演钢管舞的时候。。黄夫人:各位...都过来看一看啊。。。贤重:人家还要做生意呢...(觉得很丢脸。一直左右张望)

男子新婚夜锤杀新娘?称因11万彩礼问题起争执是怎么回事?


立春后,放眼望去,绿油油的麦苗铺满了田野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在汤阴县付道镇一个村庄的村头,男女老少们聚在一块,或聊天或下棋或打牌,享受鸡年春节的美好时光。

67岁的陈老汉低着头从村民们面前走过,长吁短叹。一些村民给他打招呼,他礼貌性地回应一下,就急匆匆走过去了。“他是个憨厚老实人,儿子结婚了,是喜事,我们还吃了喜酒,谁会想到,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。”一名村民说。

陈老汉和老伴膝下有4个孩子,三个女儿均已出嫁,就剩下最小的“宝贝疙瘩”陈冰涛(化名)了。一名村民介绍,陈冰涛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,由于性格内向,老实木讷,不善言辞,家中又困难一些,因此娶媳妇成了“老大难”问题。

眼看年龄越来越大了,同龄的小伙都娶妻生子,陈冰涛的父母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“冰涛在郑州打工,搞电焊,收入不高,这几年很少见他。每次他打工回来也常是闭门不出,可能心里有负担。”村民说,村里的大龄青年多了,“娶不上媳妇的光棍也不是三个五个”。

这一切,令陈老汉及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陈老汉是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,他所在的村庄地处豫北平原,距汤阴县城约15公里,距付道镇约6公里。靠几亩薄地和农闲打点零工,他先后打发三个女儿出嫁,唯独27岁的儿子成了“老大难”,还好春节前婚事办妥了。

县城购置了一套婚房,11万元彩礼,为给儿子娶亲,陈老汉不仅耗尽了家财,还背上了20多万元债务。可谁会想到,就在一对新人的洞房花烛之夜,一场激烈的争吵后,新郎竟然用锤子砸向新娘的头部致其丧命,给家庭及社会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。

事后了解到,双方争执的竟是已支付的11万元彩礼,令人不禁扼腕叹息。其实,对多地农村适龄青年来说,越来越高的彩礼正成为他们最沉重的负担。“儿子娶媳妇,爹娘脱层皮”,动辄几十万的彩礼,给本应喜庆的婚事,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。

一个月前,陈冰涛在亲友的张罗下,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场婚礼,把媳妇娶回了家。“我们都替他高兴,快过春节了,总算了却了一桩大事。”村民们高兴地吃罢喜宴就回去了。谁会想到,当日清晨,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传了出来,震惊四邻,“新郎用锤子把新娘给杀了”。

在1月11日凌晨1点半左右。“新婚当天晚上9点多,冰涛还和几个好友喝了会儿酒,人家走后,他就休息了,我们也去睡了。”陈冰涛的亲属表示,谁会想到,凌晨1点多,一场惨案在新房发生了,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“冰涛的婚房有里外两间,外间是客厅,虽是新婚之夜,但女方并没让他进到卧室,而是在沙发上待了3个多小时,两人发生了争吵,涉及了彩礼问题。”这名亲属表示,地上刚好有一把用来悬挂镜框的锤子,“事后他拨打了110和120,大喜的日子出了这事,大家都很难过,冰涛的母亲当场瘫软在地。而冰涛在被带走后,还询问过女方的伤势怎么样了。”

事发后,汤阴县警方迅速出警控制了新郎陈冰涛,其交代称事发前因已支付的11万元彩礼问题与新娘李晓晓(化名)发生了争执。至于如何由争执变成了血案,只有他最清楚。

事后,新郎家人了解到,比新郎大一岁的新娘李晓晓曾出嫁过多次,“说实话,我们对她并不了解,只是听了媒人介绍,也急于结婚,就把这件事情给办了”。

这名亲属称,陈冰涛中等个头,相貌堂堂,但由于家里条件困难,“没房没车,条件不硬气”,相了多次亲最终都无果。“前两年相亲时,一女孩提出家里要有轿车,我们一想反正是自己使用的,就咬咬牙给冰涛买了一辆轿车,可遗憾的是,这桩婚事还是没成。”

种地收入毕竟有限,只能外出打工。”亲属称,年纪大了些,陈冰涛也积攒了一些钱,加上父母及三个姐姐等亲友的帮助,去年夏天,在汤阴县城买了一套二手房,首付16万,贷款将近20万,“这些钱都是亲戚朋友筹借的,每月要还房贷,现在欠得到处都是窟窿。”

有了车,有了房,陈冰涛找对象便有底气了,媒人也找上门来了。去年10月,在给一名乡村媒人充话费、送烟及请吃饭后,这名媒人给陈冰涛介绍了家住鹤壁浚县屯子镇某村的李晓晓。“虽然是两个县,但是两个村子距离并不太远。”于是就说合起来了。

“当时女方家提出的彩礼是11万,确实太高了些,但是考虑到孩子确实不小了,万一一直娶不上咋办?我们也只得狠狠心认了。”陈冰涛的亲属表示,在初次见面后的一周里,他们四处筹借到了11万元,“亲戚邻居们一听说是孩子结婚,啥都不说,都很帮忙”。

10月下旬,当着媒人的面,陈冰涛家人给了女方李晓晓1万元现金,其余的10万元用银行转账的方式打进女方卡内。就这样婚事算是定下来了。之后,就是两家走动,发红包,买礼品、衣服、化妆品等,连同办婚礼、喜宴等,短短的两三个月,一共花去了18万元。

“你看看这是清单,一项项都很清楚,娶个媳妇就像脱层皮,还背上了二三十万债务,负担大得很。”陈冰涛的亲属说,事已至此也没办法,如果新人把日子好好过下去也值得。谁料,却是空欢喜。陈冰涛被控制后,因未按时还房贷,银行人员赶到村里催款,无奈之下,他姐姐拿了一些钱归还。他的轿车也已被债主开走。“我和老伴六七十岁了,患有病,干不动了,全指望儿子呢。他一进去,整个家彻底完了,没啥奔头了。”陈老汉说罢泪眼婆娑。

“一些女孩家庭很现实,男方没房子没车子,挣不够彩礼钱,也借不过来,只能打光棍。”汤阴县付道镇一名村民说,越是贫困的农村地区,彩礼越是要价高昂,“很多男孩的父母提起来都感到很头疼,真是娶不起,许多家庭原本就贫困,彩礼更让全家不堪重负”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